:“不对啊,贺神不姓乔啊……”

    他们各自回寝后,卫嘉宇见陈诉在发呆。

    “陈眼镜,”卫嘉宇喊他,“这衣服会穿吗?”

    陈诉紧拧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卫嘉宇以为他又在心疼钱:“行啦,对深哥来说,这衣服和你买的地摊货差不多。”

    陈诉还在出神。

    卫嘉宇拍了他一下:“至于吗,让件衣服给吓傻了?”

    陈诉忧心忡忡道:“贺深这情况,乔韶知道吗?”

    卫嘉宇:“啊?”

    陈诉道:“他俩本来就都是男生……贺深这样的家庭,家里人能接受他和乔韶吗?”

    作者有话要说:哈哈哈,陈诉小天使不要怕

    113、第113章

    贺深邀请的这五个人,除了某只二哈,其他人都知道了他和乔韶的关系。

    当然在乔韶心里他们全不知道,小乔同学以为自己瞒的特别好,一点都没露马脚,不可能有人知道。

    陈诉和卫嘉宇从未私下里谈论过他们的事,这会儿也是陈诉太担心,才会说出来。

    卫嘉宇早看出陈诉知道了,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他们四人经常中午一起吃午饭,再一起回宿舍,深哥从不避讳,把小穷鬼照顾得妥妥帖帖,这要是看不出来,那就不是戴眼镜这么简单的事了,陈诉得去看眼科!

    卫嘉宇沉吟了一下:“所以才叫我们去!”

    陈诉哪跟得上蓝毛的脑洞:“什么?”

    卫嘉宇深沉道:“你想啊,深哥十八岁生日,肯定想小穷鬼参加,可只有小穷鬼一人去,家里肯定不好解释,把同学都叫去,不就顺理成章了?”

    陈诉就这么被他带偏了:“所以……”

    卫嘉宇笃定道:“我们就是去混淆视听的!”

    陈诉懂了:“原来如此。”

    卫嘉宇看了看手中的小西服,感慨道:“深哥这是一掷千金啊!”

    为了让小穷鬼自在些,出手就是几十万,真有钱!

    生日前一天晚上,贺深回了谢家。

    天天在一起,冷不丁分开了,实在不适应,乔韶心里总记挂着他。

    乔宗民瞥他一眼:“瞧你那点出息。”

    乔韶也瞪他:“你们到底在盘算什么!”

    这小半年乔宗民和贺深总神神秘秘的聊事情,他又不傻,隐约也有些猜测。

    乔宗民道:“都是小事。”

    乔韶道:“和谢家有关吧!”

    乔宗民其实没想瞒他,是贺深不愿意让乔韶跟着心烦,他道:“总之过了明天,贺深就自由了。”

    乔韶心里直打鼓:“你们不会干违法的事吧?”

    乔宗民弹他脑门:“想什么呢,有我看着还不放心?”

    乔韶理智上能放心,情感上也放心不下。

    他知道贺深的心结。

    贺深对于自己的家庭一直很自卑,甚至延伸到了他自己身上,越是感觉到乔家的温暖,越是因自己的家庭而自卑,他怕谢家给乔韶制造麻烦,更怕乔韶见识到谢家的无耻后会联想到贺深骨子里也流着这样的血。

    其实乔韶哪会想这些?在他心里,贺深哪哪都好,好得他恨不得天天在传家日记上吹彩虹屁。

    当然他不敢,怕大乔吃醋。

    贺深的这些心结,不是简单的言语能够解开的,他需要的是彻底的脱离。

    脱离谢永义的掌控,脱离谢承域的纠缠,脱离烂到骨子里的谢家。

    这点乔韶不知该怎么帮他,好在大乔可以。

    十二月底天气已经很冷了,屋里地暖开的足,乔韶倒也不冷,他趴在床上给贺深发信息:“准备得怎么样了?”

    贺深过了会儿才回他电话:“都好。”

    乔韶想起来道:“对了,明天爷爷和姥爷也去。”

    贺深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我知道。”

    乔韶小声问:“他们来给你庆生,你家里人不会感到奇怪吧?”

    贺深道:“不会,他们很高兴,以为是谢家的脸面。”

    乔韶:“…………”

    行吧,是他想多了,任谁也想不到这两位大佬是去给‘孙媳妇’庆生的。

    两人又扯了些没用的,谁都不舍得挂电话。

    后头还是乔韶说:“你早点休息,明天肯定很累。”

    贺深停顿了一下,温声道:“韶韶。”

    乔韶受不了他这声音,耳朵根直发痒:“嗯?”

    贺深的一字一句都直往他心窝上戳:“以后每一个生日,我都想和你一起过。”

    乔韶忍不住笑道:“这个生日我也会和你一起。”

    贺深道:“不在谢家过。”

    乔韶一愣。

    贺深声音里有着藏不住的憧憬:“是在我们家。”

    乔韶心里酸甜,应道:“好!以后每一个生日,我们都在我们家一起过!”

    一月一日这天,乔韶跟大乔一起去了谢家。

    上次去是谢永义的寿宴,这次去是谢深的生日宴,隔了短短半年,心情已经截然不同了。

    乔韶看着窗外的景象道:“这里挺好看的。”

    其实是心境不同了,上次来的时候是夏季,草坪碧绿,花园繁盛,一眼望去仿佛走近了欧洲的美丽庄园。此时却是冬季,无论怎么整修,这个季节都是萧索的,绝不会有夏季的生机勃勃。

    可在乔韶眼中,此刻的谢家比半年前好太多了。

    下车后还是贺深迎接他们,乔韶把礼物亲手给他,道:“生日快乐。”

    贺深弯唇:“谢谢。”

    乔宗民在和谢承域打招呼,乔韶看过去时愣了下……半年不见,谢承域怎么成了这幅样子?乔韶几乎要认不出来了。

    谢承域察觉到乔韶的视线,也向他看过来,乔韶向他问好,谢承域点了点头,脚步虚浮地去招呼其他人了。

    乔韶忍不住问老爸:“谢承域这是怎么了?”

    这男人简直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完全废了。

    乔宗民面无表情道:“自作孽不可活。”

    乔韶一愣。

    这半年贺深在谢永义面前为谢承域说了无数好话,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毕竟血缘上那是他父亲。

    起初谢永义还说:“你父亲那性子,不拘着不行!”

    可耐不住贺深的拳拳孝心,谢永义也实在精力不足,松口道:“我不管他,但是你要盯着些你爸,知道吗?”

    贺深应下来,却是连正眼都没看过谢承域。

    谢承域荒唐放肆了几十多年,始终没过头,全是因为谢永义拘着他。

    如今谢永义松手,贺深睁只眼闭只眼,谢承域立马玩疯了。他那没日没夜的快活,年轻人都受不住,更不用说他这近五十岁的年纪了。

    短短半年,不需要贺深做什么,谢承域快把自己给作死了。

    招呼了大半宾客,贺深去楼上请谢永义。

    谢永义精神不错,听说乔如安杨孝龙都来给孙子捧场,他喜上眉梢,说什么都要下来看看。

    贺深屏退了所有伺候的人,亲自来接他。

    谢永义快八十岁了,因为这些年的病魔缠身,整个人都瘦成了一把骨头,即便这样,他双眸也是锐利贪婪的,随时用那精明的瞳孔掌控着身边的一切。

    老年痴呆都没压垮他,还有什么能压垮他呢?

    贺深心里冷笑,面上温和地把门反锁了。

    谢永义没察觉到什么,他兴致很高:“走,爷爷给你过生日,等今天之后我们谢家……”

    贺深打断他道:“爷爷。”

    谢永义一愣,发现今天的谢深有些陌生。

    贺深走到他身边,轻声道:“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谢永义莫名感觉到一丝寒意,他道:“时候不早了,下面那么多客人,我们先下去。”

    “不急,”贺深将他按坐在沙发里,“说完再下楼也不迟。”

    谢永义头一次发现这个自己一手培养的孩子竟然这么高了,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像一块巨石,压得他动弹不得。

    “什么事?”谢永义仰头看他。

    贺深垂眸看着这个自私的老人,心中只有厌恶:“我是个同性恋。”

    谢永义一怔。

    贺深继续道:“我喜欢男人。”

    谢永义脸色白了白,干燥的唇颤着道:“这、这没关系,爷爷很开明的,只要你……”

    贺深给了他一击重锤:“我不会结婚更不会要孩子。”

    这话一出,谢永义勃然大怒:“你说什么胡话!”

    他抬手就要打贺深,可惜贺深轻松躲开,他不仅打了个空,自己还差点摔了。

    贺深也不扶他,就这样冷冷看着他。

    谢永义脑子嗡嗡的,呼吸急促道:“小深别闹,爷爷不管你喜欢谁,但是我们谢家不能无后,你就是做试管婴儿也……”

    贺深道:“我不会要孩子。”

    谢永义脸色涨红,彻底怒了:“你疯了吗!我把谢家交给你,是让你传宗接代的!你可以不结婚,但怎么能不要孩子?没有后代的话,我挣下这么大家业,以后要给谁!”

    贺深平静道:“等我退休,我会捐给社会。”

    他这话不吝于一把把锋利的剑,直往谢永义的心窝上捅!

    谢永义气血翻涌,眼前都有些昏黑:“你!你!你!”

    贺深知道他最怕的是什么:“上个月的体检,谢承域已经失去了延续后代的能力。”

    谢永义捂着胸口,开始了撕心裂肺的咳嗽。

    贺深等他缓解了一些,又把一份文件给他:“这是我的永久结扎手术报告。”

    谢永义梗了一声,咳出一口乌血:“不可能,你……你……才多大,你怎么会……”

    这报道的确是假的,可又有什么关系,这足够压垮谢永义。

    “我不会有后代的,”贺深盯着他,慢慢说道:“因为我从没想过让这让人作呕的血脉延续下去。”

    谢永义看到此时的贺深,还有什么不懂:“你这个,这个贱种!你一直在装,你……”

    听到贱种,贺深眼里也没什么波动,他不悲不喜道:“对,我一直在骗你。”

    谢永义眼睛翻了翻,死握着扶手道:“律师!把律师给我叫来!我还没死呢,我要改遗嘱,我不能把、把谢氏交给你……”

    贺深冷冷看着:“您死不了的。”

    谢永义忽然说不出话了。

    贺深说了一句让他似曾相识的话:“您会在这间屋子里,痴痴傻傻地一直活下去。”

    谢永义努力张嘴,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巨大的刺激让他的精神崩塌,本就没有康复的顽疾涌上来,积攒了半年的希望落空,从云端跌落的谢永义彻底病了。

    诚然谢永义留下的是一份遗嘱,可想要修改遗嘱也得在老人清醒的情况下进行。

    如今的谢永义,已经真正的老年痴呆了。

    贺深离开了这间屋子,他打开了走廊的窗户,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平息了心中的怨恨。

    如果不是谢永义,贺蕊最多是情伤,绝不会嫁给谢承域。

    如果不是谢永义,贺蕊也不会被关在那个小偏院里抑郁终生。

    如果不是谢永义,他的母亲更不会倒在血泊里,临死都是不甘于畏惧!

    贺深闭了闭眼,轻声说:“对不起,我要离开您了。”

    他向母亲道别,转身下楼了。

    ***

    乔韶可算找到了陈诉他们。

    几个少年局促得很,即便是卫嘉宇也一副不知手脚该往哪放的模样。

    陈诉见他过来,挺紧张道:“你还好吗?”

    乔韶一愣。

    卫嘉宇道:“别装了,我知道你紧张死了,没事啊,咱们待一起,没人留意到你!”

    乔韶反应过来了……他们……

    宋二哈还在状况外,不过他话接的快:“韶哥,我、我们给你壮胆!”操,我自己快吓死了!

    乔韶弯唇笑了:“嗯,有个事想问下你们。”

    卫嘉宇道:“什么事?你说,兄弟为你两肋插刀。”啊啊啊,就怕我们一人插两刀,也缩短不了你和贺神之间的差距啊。

    乔韶心里很惭愧:“下个月就是我生日了,嗯,你们喜欢马代还是大溪地?”

    五个少年:“???”

    乔韶连忙道:“我过生日没别人的,就我们自己玩玩,我建议去大溪地,那边玩得地方更多,马代的话会比较无聊……”

    卫嘉宇找回了声音:“那个……”说了俩字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了,”乔韶又道,“我爸也来了,给你们介绍下。”

    说着他找来了乔宗民,跟他说:“爸,这就是我常跟你提到的同学,陈诉、卫嘉宇、宋一栩……”

    乔韶一一把人名说完,乔宗民温和地和小孩们握手:“你们好。”

    五个小孩:“…………………………………………………………”

    这是乔宗民吧,是福布斯榜上最年轻的那个男人吧,是那位热搜上的国民霸霸吧!

    直到乔宗民离开,五个石雕才慢慢活过来。

    陈诉懵懵的,眼睛都挂到鼻子上了:“乔乔乔……”

    卫嘉宇疯了:“你爸是乔宗民?”

    乔韶不太好意思道:“抱歉,一直瞒着你们。”

    宋二哈直接晕倒在同桌怀里了:“快打我,让我清醒清醒。”

    解凯啪啪啪地打着二哈胳膊:“醒醒醒醒醒……”

    乔韶嘴角扬着,眼中全是感激,他对他们深深鞠了一躬,认真道:“这半年,谢谢你们了。”

    因为遇到你们,他才有力量面对过去,才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

    乔韶抬头时恰好看到了贺深径直走过来,他直起身:“对了,还有个人想重新跟你们介绍下。”

    他与贺深十指相扣,温声道:“他是我男朋友。”

    贺深也笑了,所有阴霾散去,只剩下耀眼的亮光,他道:“嗯,他是我男朋友。”

    过去的全过去了,在贺深成年的这一刻,他握住了希望,走向了新的人生。

    完。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就停在这个恰当好处的地方吧!

    当然还会有番外啦~~

    暂定的一个番外是去看骁哥打比赛,其它的再想想,有什么想看的也可以告诉我。

    明天也许会休息一天,后天更番外,不过如果明天不累,明天就开始写番外也是有可能的,哈哈哈哈哈。

网站地图 三分彩官网开奖结果 至尊彩票官网 玛雅吧彩票游戏网站
太阳城赌城网址 申博龙虎
线上娱乐场论坛 申博138微信支付充值登入 sg电子 彩29香港分分彩
568专业彩票官网 万家彩票注册 至尊彩票平台 万家彩票网
玛雅吧彩票游戏网站 至尊彩票怎么样 至尊彩票开户 万家彩票网
756SUN.COM XSB788.COM S618U.COM 387PT.COM 222TGP.COM
87s8.com 519psb.com DC927.COM 68XTD.COM 487SUN.COM
976SUN.COM 98jbs.com 8NBS.COM 191sj.com 885XTD.COM
218PT.COM XSB518.COM 8PJS.COM 181cw.com 189sunbet.com